主页 > W佳生活 >你拿什幺定义自己? >
点赞: 451

你拿什幺定义自己?

发表于 2020-06-18 | 收藏159 |
你拿什幺定义自己? 有很多年的时间,我过得有点虚假,设法要成为不是自己的人。
我志在成为领袖,但说也奇怪,那些追随者不一定愿意照我带领的方向走。
 

几年前有一天,我在帮太太布製她的印度花园摄影展场地,有个一直在观赏照片的男人走近我,他说:「我听说韩第也在场。」「他的确在,」我回答:「我就是韩第。」他半信半疑地看了我一会儿,才说:「你确定吗?」问得好,我告诉他,因为随着时间流转,韩第有过好多个版本,并不是每一个版本我都特别引以为荣。例如,那个害羞的盎格鲁爱尔兰(Anglo-Irish)小男生,在爱尔兰乡下的牧师馆长大,后来碰巧进了牛津,成为有些虚假的古典学者。又如,那个壳牌石油公司(Shell)的主管,在婆罗洲的河流和丛林里挣扎,他想脱离那些早年的影响,进入更加刺激的世界,一个旅行、金钱、权力的世界,在他的想像中,商业世界可以为他带来那一切。而我后来发现,自己并不想当那个韩第。有好多年我一直不明白自己想当什幺样的人,但是,韩第教授比糗接近了闚因为教书和讲道,是我所继承的部分传统,虽然我想尽办法去忽视,却没有成功。

对某些人来说,我会永远是BBC广播网「今天」(Today)节目里「今日思想」(Today's Thought)单元的那个声音。也有些人只知道一个叫韩第的管理大师,不少人以为他是美国人,一如商业界大多数的所谓管理大师。至于我的孩子,我想他们会认为我是个好心肠、但有点不切实际的老爸,厨艺也很不赖闚而我的太太呢,她见过我扮演的绝大部分角色,恐怕比我更清楚这个集大成的韩第很複杂,同时还在继续演化中。今天的这个韩第是六十几岁才浮现的,谁晓得将来还会不会有另一个版本。在一个人死之前,谁都不能论断他过得圆不圆满、实现了自我没有。

我们连自己都是陌生人。

这一点,我的摄影师太太伊丽莎白是用「拼接」(joiner)的人像摄影来说明的。她要求被拍的人摆出两三个不同的姿态,穿着不同的衣服,或做不同的事情,以反映生活中自己的不同角色闚不过,布景只有一个。拿她在厨房拍的自拍照来说,我们看到她是摄影师,也是站在炉子旁的厨师,又是坐在电脑后面的我的经纪人。然后她把这些影像拼接,看起来房间里好像有三个不同的人,但全都是同一个人。这样的拼接法创造出耐人寻味的意涵。由于所有影像都从一个固定的位製取景,但是被拍的人出现在房间的不同地方,越接近照相机,影像就显得越大。她会问模特儿:「在你的不同身分当中,哪个最接近你自己?」这个问题往往很难回答,但在她的自拍照里,她却毫无困难的回答了这问题。摄影师伊丽莎白自豪地站在最前方,背景里一个小小的伊丽莎白偏着头面对电脑,还有一个稍微大一点的伊丽莎白正在炉子边準备家人的晚餐。

当别人看着这些人像照片时,我有时候会问他们:如果伊丽莎白要替你拍照,你会挑选自己的哪三个形象?哪个会放在最前面?你的选择会随时间而改变吗?别人会同意你放的位置吗?以我自己来说,今天最突出的形象会是写作的我,拿着一本书坐在书桌前,或搔着头在想要写什幺东西。几年前伊丽莎白替我拍照时,这三个形象她全用了。

我不算太满意,因为那好像在说,写作的我是唯一的我。我想要加上自己手拿炒菜锅的下厨模样,或是手中拿着酒瓶,和家人围着满桌食物而坐。再早十年,我会加上自己参加商业会议的模样,因为当年我除了思考者的角色之外,还想成为行动者,还很盼望自己能接近某些大人物。假使伊丽莎白每十年左右就给我来一次这样的人像摄影,那必然能鲜明地描绘我的人生进程,以及由各种不同角色所组成的演化中的韩第。

每次伊丽莎白受人委辖拍摄人像,她都会要他们从初印的样张选出自己最喜欢的几张。有意思的是,他们的选择要看照片是给什幺人而定。有个年轻女子选了四张,张张都很不同。她解释道,其中一张是给父亲的闚相片里的她有种童稚的天真,很不像她为母亲挑选的那张,看上去是个能干的专业人士,身旁是她的电脑。还有一张是为情人摆的姿态,给人的感觉很温柔、很感性。最后一张是她留给自己的,脸上带着追寻和探询的表情,认真却又充满不确定。在每种关係中,她看到的自己都不同。哪个是真正的她?可能全都是,但是没有几个人会看到一个以上的她。而且,说不定还有更多可能的形象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的。正如乔哈利之窗所展示的,我们连自己都是陌生人。

我的问题不在入错了行,而是我对当时所做的事不够热情。

从另一方面来看,我们的确会从经验中学习而逐渐变化,感觉上我们表现出来的自我的确不只是那个与生俱来的我。我们终其一生都在发展自己的各种身分,随着年龄增加,我们开始发现最适合自己的几个生活範围,因此身分也越来越稳定、成熟。现在反省起来,我认为最主要的我向来都是个专家,对观念和知识感兴趣,可是我更嚮往连结者的生活,还殷切盼望成为推销员。然而,在检视自己并跻究一些成功创业人士之后,我也发现,热情可以使最不可能的人成为推销员和连结者。假使你意荾够强,几乎任何事你都能做,而且一定做得成。我真正的问题不在于前半生入错了行,而是我对于当时所做的事并不够热情。

或许我也很幸运,娶到一个拥有多「秉赋的太太,她天生就是个很好的连结者,而且对自己关心的事很会推销,也因此她的伴侣会变懒。小时候她曾经在奥地利住过几年,因此说得一口好德语,换句话说我就不用学德文。我们经常放弃某种技能,而仰赖伙伴的技能和本领。如果他们离开,我们就会变得无能而茫然。

懒惰也有其他形式。有个女子描述她第一次婚姻的空虚给我听,当他们结婚两年后,先生发现自己无法有孩子,他的抑郁和失望严重到足足一年没跟太太说话。她说:

「蜜月的时候,我就知道不对劲。」「那你为什幺跟他结婚?」我问。

「那时候我好像上了一辆即将开动的火车,」她告诉我:「我不知道怎幺下车。我们人在国外,我父亲在英国已经準备了盛大的婚礼,火炬、烟火、礼车,什幺都安排好了,我只是顺着去做。」事实上她和丈夫一起生活了十三年,一直维持礼貌的婚姻外表,直到她遇到一个很不一样的人,点燃了引信,把她射入一个新生活的轨道,使她拥有新而更完整的身分,包括拥有一个女儿。妥协,最后可能使你浪费掉一大段人生。

欧洲管理学院(INSEAD)的伊芭拉(Herminia Ibarra)访问了三十九位成功人士,想知道他们如何重新创造自己的人生。这些人包括从文学教授改行的股票交易员,从投资银行家改行的畅销小说作家。她主张,成功的人生并不等于先知道做什幺再行动,而是刚好相反。只有在行动、实验、质疑与再行动中,才能发现自己是谁、是块什幺料子。这正是我自己的经验。我们的身分有部分是遗传来的,有部分是早年的经验塑造的,但是在我们探索更多的可能之前,并未完全成形。我们应该不断窥视那第四块隐藏的窗格,把越来越多的面积摊开在阳光下。这并不表示生活会变得容易,不过,说不定我们临终时,不会再有任何东西是自己和别人都看不到的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平台注册开户|提供各小常识|提供便捷的信息|汇集城市资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ag怎么了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的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