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W佳生活 >余音绕樑的《青云之轴》──「台湾人」认同的追寻之旅 >
点赞: 105

余音绕樑的《青云之轴》──「台湾人」认同的追寻之旅

发表于 2020-06-17 | 收藏998 |

余音绕樑的《青云之轴》──「台湾人」认同的追寻之旅

「故事」的书评专区,关于阅读,与阅读的人。如果阅读是生活的态度,那书评绝对是优雅的试炼。

游击文化最近出版了陈舜臣于1974年所写的自传性小说《青云之轴》,这本书是作者透过主人翁陈俊仁(即陈舜臣的化身,作者在此也开了小小的玩笑,陈俊仁ちん しゅんじん/にん与陈舜臣ちん しゅんしん的日文发音相当接近)来描述自己的战前青春岁月及身分认同问题。

近代以来,什幺是「台湾人」、「台湾认同」等问题,一直困扰着台湾岛上生活的人们。而所谓的身分认同、nation(民族╱国族)认同,一直都不是「自在」的(在此套用一下马克思的自在与自为阶级理论)。如果用在nation的话,只有在一群人在觉醒╱认识到自己是一个nation时,才可以称为自为的nation。

在近代以前,台湾岛上的人分为各种族群,彼此之间有冲突有合作,并且逐渐形成以地域社会为主的认同,如宜兰人、台北人这样的认同。而到了日本时代后,部分的社会菁英,在与日人的接触后,逐渐意识到自己是「台湾人」,发展出「台湾是台湾人的台湾」这种认同,而这种认同在某种意义上是以汉族为主的nation认同,如今这种nation认同则似乎有逐渐扩大之势。

过去的历史论述往往如同上述,是从岛内来进行相关的论述,但是这种方式其实有所侷限。因为由于帝国日本的扩张,殖民地台湾岛上的人民有许多人到帝国及扩张之地求学、工作、生活,因此有许多台湾出身,居住岛外的台湾人。对这些人而言,到底如何想像自己,如何建构自己的认同?这类议题过去在关注岛内的视野下,往往受到忽略。

然而,近年来由于后现代及相关研究从大历史转移到个人╱生活╱的历史转向之福,这些人的历史记忆不断被发掘。有住在琉球的台湾移民、「满州国」开创新天地的台湾人、在厦门的台湾人、也有在台湾出生长大,前往日本求学,而后到中国的共产党所在地进行革命的台湾人,如史明,另外也有到国民党所在地的台湾人,如李友邦。甚至也有是否应被归类为「台湾人」的湾生故事。现在在我们面前的则是在神户出生长大,但家族与台湾仍有联繫的陈舜臣,透过他的文笔,我们可以窥见另一种声音,或许也可说是台湾身分认同的其中一个参考座标。

笔者认为《青云之轴》的书名也有着作者善用语言的隐喻,一语「数」关,既是青春(年轻嚮往青云之志)的画轴,也是青年对于认同的座标轴,并且引伸有「事物核心」的意思。在陈俊仁的青春故事中,有着「认同」的核心议题,并提供读者几个「轴」以利参照,这也是语言的暧昧╱奥妙之处。

初读《青云之轴》时,我原只当在看一个着名作家的陈年故事,然而随着作家的描述,逐渐进入他所建构的生活世界后,我产生了渐入「佳境」的感觉。读毕全书后,虽未得空再次阅读,然而书中提及的种种,却能让我逐渐与种种过去的问题及相关主题的书籍产生连结。如同涟漪般,不停迴荡,我想这就是所谓的余音绕樑,以下试着分享我的几点感想。

如同许家琪的书评所观察到《青云之轴》中的「语言」问题,陈俊仁是透过自己家里的语言跟外面的语言不同,而逐渐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不同(笔者是1975年次的三重埔人,看到这一段也是心有戚戚焉)。逐渐年长后,又透过台湾留学生了解岛内的台湾人与日本人的不同待遇,这些与他自己在神户的经验仍有所不同。但他为了与家乡的台湾人产生共鸣,试图使自己与之连结,这就是一种认同的选择过程。他自己则由于台湾人的身分,而与一同求学的同学们仍受到不同的待遇,并有不同的志向。他也试图与同样是殖民地身分的外国人产生连结,发现本来认为应该共鸣的殖民地人民,其实也游移于认同殖民者带来的进步,与认同受殖者(但代表的是「封建落后」)身分之间。后来陈在暗夜中,自己进行的「行军」(苦行求道),与朝鲜人青年产生了某种殖民地人民命运的连结。

书中也对战争如神户空袭的惨况进行描写,陈并与居住地神户产生了某种地域认同连结。最后书中描写了陈的两个友人──台湾人青年逃避兵役的反抗以及印度青年的觉醒,揭示了nation认同觉醒后的事例。以及战争结束后,虽然有着对未来的不确定感,似乎也开启了新时代的可能。这本书中尚未提及的则是,现实生活中的陈舜臣则于战后「回到」「故乡」台湾,试图为新时代的台湾奉献一己之力,却因战后台湾的种种冲击,而使其黯然返日。

从这本书,可以看出殖民地台湾人出身的陈俊仁,从出生到青年的生命历程。既交杂着複杂的身分认同,与青春年少所有的各种苦恼,也有着战争所施加的各种外在生理与心理的压力,让读者可从这个事例来思索到底什幺是「台湾人」?

如果我们再持续努力挖掘这些不是中心(岛内),而是周边(岛外)的「台湾人」生命故事,或许我们就更能理解什幺是「台湾人」。「台湾人」从来就不是不证自明的,诸如教育、生活环境、生命经验、阶级等等的不同,型塑了台湾人民的各种不同nation认同。这些「认同」的过程直到现在仍是「进行式」,而非「完成式」。正因如此,这本写于1974年的书,才仍有值得我们一读的价值。

前往粉丝团;联络团队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平台注册开户|提供各小常识|提供便捷的信息|汇集城市资讯|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988 申博官网首选锐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