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J优生活 >已经确定无法上市的新药,为何还要维护专利权?──谈 C 肝口服新药的专利诉讼 >
点赞: 403

已经确定无法上市的新药,为何还要维护专利权?──谈 C 肝口服新药的专利诉讼

发表于 2020-07-08 | 收藏920 |
已经确定无法上市的新药,为何还要维护专利权?──谈 C 肝口服新药的专利诉讼

2016 年美国德拉瓦州的地院宣判,美国药厂吉利德(Gilead)必须支付 25.4 亿美元给德国默克集团(Merck)做为专利损害赔偿,这个数字是根据吉利德的明星药品 Harvoni 及 Sovaldi 销售金额的 10% 推算出来的,一举打破 2009 年美国亚培(Abbott)的 16.73 亿美元纪录,成为史上最高专利损害赔偿金;然而不为一般人所知的是,这件 25.4 亿美元的专利,其实是未上市药品的智财资产再利用。

口服治疗药物崛起为 C 肝治疗带来曙光

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,光是在 2015 年,全球就有超过 175 万人感染 C 型肝炎病毒(注 1);在台湾的成人当中,约有 4% 为慢性 C 肝患者,仅次于 B 型肝炎的人数。急性 C 肝病毒感染后,约有 70~80% 会变成慢性病毒感染,其中近二成在 20 年后产生肝硬化、甚至转变为肝细胞癌或肝功能代谢失调等更严重的疾病(注 2)。

一直以来,C 型肝炎的标準治疗以注射长效干扰素及口服雷巴威林(ribavirin)为主,疗程则视病毒基因型而定,时间约为 24~48 周。然而,干扰素併用雷巴威林的疗法,时常带来如持续发烧、食慾不振、甲状腺功能异常、贫血等副作用。近年来,口服的 C 型肝炎药物改写了 C 型肝炎感染的治疗方法,相较于干扰素併用雷巴威林的治疗,这些口服新药的疗程更短,且即使面对不同基因型的 C 型肝炎病毒,在治疗后血清测不到 C 肝病毒核糖核酸(sustained virologic responder,SVR)的机率可达九成以上。

然而,口服新药不仅在病患治疗上获得成功,其效益也反应在价格上,以吉利德 Harvoni(sofosbuvir + ledipasvir)为例,单颗的定价是 1,125 美元,12 周疗程约 94,500 美元,而 Viekira Pak(paritaprevir + ombitasvir + dasabuvir + ritonavir)12 周疗程也需 99,000 美元,对多数患者及支付费用的保险公司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负担。这些昂贵的口服新药在市场上的反应也很强势,如下图所示,口服 C 肝新药的年销售额在 2015 年达到顶峰,像是吉利德的 Harvoni 年销售额便高达 1,386 亿美元,虽然到 2016 年下滑至 900 亿美元,仍为同类型口服新药中最高;其他的口服新药在 2016 年则至少都有 5 亿美元。

已经确定无法上市的新药,为何还要维护专利权?──谈 C 肝口服新药的专利诉讼

C 型肝炎口服药的年销售额及预测年销售额。

C 肝口服新药市场大饼让有利可图的药厂蠢蠢欲动

口服新药 Harvoni 和 Sovaldi(sofosbuvir)的药效,也颠覆大众对于 C 肝病毒感染的既有印象:C 肝不再是「可能」被治癒,而是「可以」被治癒的疾病,这也让销售 Harvoni 和 Sovaldi 的吉利德在口服新药的市场中站稳了地位,但同时也引来其他竞争者的觊觎。

2013 年 8 月德国默克集团和美国加州伊西斯药厂(Isis Pharmaceuticals,后更名为 Ionis Pharmaceuticals)联合对吉利德提起诉讼,主张需支付 Harvoni 和 Sovaldi 10% 的销售额作为 US7105499 以及 US8481712 的授权金。国际律所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代理 Idenix 製药公司 Idenix Pharmaceuticals (于 2014 年被默克集团收购)亦于 2013 年 12 月,联合义大利的卡利亚里大学、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和蒙特佩利尔大学,对吉利德提出诉讼,认为 Sovaldi 侵害了 US6914054、US7608597 和 US7608600 的专利权;此外,艾伯维(Abbvie)也在 2014 年 2 月和 3 月对吉利德提起 US8492386、US8680106、US8809265 等专利的诉讼。

在这些诉讼当中,最受瞩目当是德国默克集团所收购的 Idenix Pharmaceuticals 与吉利德的诉讼了;在一审的判决里,权利金和损害赔偿金额共计 25.4 亿美元,一举刷新先前亚培在 2009 年 16.73 亿美元的纪录,是目前最高的专利赔偿金额。

无法上市的药品专利为何要持续付费维持有效?

创下 25.4 亿美元的专利 US7608597 原本是 Indenix Pharmaceuticals 所研发的 valopicitabine dihydrochloride 产品专利,并于 2009 年通过核准。valopicitabine dihydrochloride 和 Sovaldi 相同为 C 型肝炎病毒的 NS5B polymerase 的抑制剂;然而 valopicitabine dihydrochloride 在 2007 年执行临床二期试验期间,因副作用的而停止临床试验,不久也从产品线下架。然而,为何 Indenix Pharmaceuticals 明知产品无法上市,在专利核准后仍缴交年费以维持专利权的有效性呢? 其中原因或许可从专利引证的关係得到一点提示。

已经确定无法上市的新药,为何还要维护专利权?──谈 C 肝口服新药的专利诉讼

US7608597 的向后引证关係图,其中属于 Indenix Pharmaceuticals 的专利以红色标示,而属于吉利德(Gilead)的专利则是以绿色标示。

观察 US7608597 的向后引证清单共有 69 件专利,超过 4 成(31 件)的后引证案专利权人为吉利德,其中 15 件的引证案是 Sovaldi 的专利,如果分析 US7608597 专利家族在各国的后引证关係,被吉利德的引证的数量更多达 45 件。一般来说,在评估授权可能性或者是两家公司研发技术的相似性时,引证关係是其中一个评估的指标,当两家公司相互引证的专利愈多,正暗示着两家公司的技术愈相近。或许,这正是 Indenix Pharmaceuticals 在药物停止研发后,仍继续维持专利权有效的原因之一。虽然产品没有机会上市,但相关的智慧财产权仍能存续,即使先前研发的投资无法从药品上市获利,但当年布局的专利不再是只出不进的费用,而是能获取收益的资产。

注 1:Global hepatitis report, 2017 (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, 2017)注 2:106 年度 C 型肝炎全口服新药健保给付执行计划

资讯来源:Clarivate Analytics 顾问赵宇薇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平台注册开户|提供各小常识|提供便捷的信息|汇集城市资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mg电子摆脱试玩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下载鼎博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