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J优生活 >【姐姐妹妹走出来‧系列3】黄洁冰挺过生命低潮从政10年学会豁 >
点赞: 857

【姐姐妹妹走出来‧系列3】黄洁冰挺过生命低潮从政10年学会豁

发表于 2020-06-12 | 收藏753 |
【姐姐妹妹走出来‧系列3】黄洁冰挺过生命低潮从政10年学会豁【姐姐妹妹走出来‧系列3】黄洁冰挺过生命低潮从政10年学会豁

一场308大选诞生了许多女性议员,表现亮眼者少不了黄洁冰。她在澳洲深造期间就参与人权活动,回流后置身非政府组织,对国家政治并不陌生。后来,她选择加入人民公正党,并于2008年大选首次上阵即中选武吉兰樟州议员,出任雪州行政议员,开始全职政治工作生涯。

然而,黄洁冰的政途并非一帆风顺,在政坛不到一年即受到攻击。2009年2月,她被捲入偷拍风波,不雅照外洩,她为此含泪宣布辞去所有职务。她形容,当时是她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刻。

十年过去,她学会豁达。她接受《》访问时说:“人生有很多阻碍,也有很多选择。2009年发生那件事时,我可以停下脚步后转换轨道,但最后我选择继续我的工作。”

学会珍惜选民家人支持

“当时的我在想,这事发生在我身上属不幸,对方还可以做很多动作来攻击我,但最重要的是,我必须站出来告诉大家,我不怕这些骯髒的政治手段。”

她坦言,从当年的事件中学到很多,尤其珍惜大家对她的支持。“人民的支持很重要。如果当时没有选民和家人的支持,我没有勇气再站起来。”

问她从政十年后的感觉如何?她说,一切如新。“时间过得很快,过去十年的事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。唯一不同的是,当年大家都是政坛新人,很天真无知。十年后,我们有了经验,也很现实,继续努力地朝向自己的信念。”

她表示,从政最大收穫是学习到处事待人要有耐心。“文书工作很容易处理,但要面对人时,你需要沟通技巧。作为州议员,你有时是辅导员、有时是家人,偶尔还要兼职当工程师,了解如何修补道路和沟渠。”

目前,48岁的黄洁冰在雪州行政议会中掌管旅游、消费人和环保事务。她指出,雪兰莪州并不容易治理,它是很複杂的州属,也因为这样,她拥有很多有趣的经历,也不觉得呆了很久,因为每天都学到新的事物。

黄洁冰参政后经常到访马来甘榜,见识到没有门铃的马来住家,学习如何礼貌地问候,然后发现大家都很有礼貌,主动教她不同的习俗,还有一些阿拉伯文字和饭食方式。

“你无法在其他工作有这种学习机会。不过,我最大的挑战是学中文。我来自英文教育背景,之前以为懂得巫英就够了,后来才发现中文很重要。我去上中文课,身边一班助理和朋友都是我的中文老师,现在我很开心,可以用中文演讲了。”

参政争取两线制

比较10年前后,黄洁冰认为,我国政治氛围并没有太大变化。“当初我进入政坛,根本没有想过执政或当上州议员。我参政因为我坚信争取两线制的重要性,但是即使到现在我们还在争取中。”

她说,当初从非政府组织进入政坛,她选择公正党因为它独特之处,即是以马来人为多数的党,却强调多元种族文化的政治。她认为,我国的方向就是要塑造多元种族、文化和宗教的环境。

“我参政想要做的事很多,其中一部分就是要一个公平、包容且可以照顾全民的政府。在雪兰莪,所有人都有发展的机会,比如我们执政两届的雪州政府,每年制度化拨款华小,至今已达6800万令吉,很多人并不知道。”

担任了两届州议员,解决了几十年的问题为黄洁冰带来很大的满足感。她表示,从政者要面对的就是人民的问题,所以反对阵线也要有解决方案,不能一味反对。

“我们每年拨款华小,不是等大选来时才宣布拨款。即使建庙等也许是很小的事情,但对人民来说是很大的成就,因为他们之前从来没有想像过会得到这些。”

遗憾一年回家乡一次

因为忙碌的政治工作,黄洁冰牺牲了家庭。她告知,从政之前,她每个月回家乡霹雳怡保一次,惟过去十年,一年只有在华人新年时回家一次。“我为此感到很伤心,这也是我从政的损失。”

她表示,她每个週末一定有活动,所以很难分配家庭与工作的时间,所幸父母每三个月就下来雪州探望她一次,一年约见面三四次。“其实,要七八十岁的老人家搭乘火车出来探望我,心里很不好受,但没有办法。”

虽然没有经常见到父母,黄洁冰选择在弟弟家附近居住,两姐弟可以常见面,所以过去十年,姐弟关係比较亲密。

政坛需更多女性声音

原以为一个海外留学回流的华人女性走进我国政治圈会面对困难,黄洁冰却说:“没有。很容易(适应),即使去马来甘榜、清真寺或祈祷所,马来同胞都很欢迎我们,因为他们之前从来没有想过可以邀请华人到访他们的甘榜或清真寺。”

“什幺可以做?什幺不可以做?什幺衣着适合怎样的场合和地点?这些也是我们要学习的。我也曾踏进祈祷所帮忙大扫除,只要你不在宗教场所演说,都不成问题。我们经常鼓励华人做这些义务工作,因为这是一个可以互相学习的机会。” 

问起她在政坛的导师,她大笑说,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沉思良久后,她回应:“我没有面对问题,所以根本没有想到需要导师指引的程度,偶尔讨论课题就有。” 

她表示,一般女性都认为政治看似很难的哲学,但若有很好的导师,也有机会的话,她认为女性应该参政。“任何职场都有好有坏,政治好像很艰难,其实也未必。现在你可以看到,只要懂得协商和调整时间,很多女性议员都做得很好。”

因此,她鼓励更多女性,若有机会就参政。“我们很需要更多女性从政者。虽然现在人数越来越多,但还是不够。我国有51%选民是女性,女性代议士却未达半数。”

她分析说,男女对政治的想法不一,男性在政坛看到机会立即争取,女性则会三思,想到政治很複杂很骯髒的问题,再考虑到家庭和丈夫的支持,结果想太多,职位早已经给男性霸佔。目前,公正党的政策是女候选人佔30%,问题在于有职位却没有人选。

“有机会就进来(政坛),不要等。我国若有更多女性从政者,的确可以改变政治运作的情况,比如开会谈到候选人时,男的对女候选人要求很高,反观男候选人甚至中五毕业或非专业人士也可以上阵。我们需要更多女性的声音。”

採访手记——她现在笑容多了

当年网络流传女议员不雅照时,槟城总社同事就致电问,照片中的人是谁?(当时还没人知道是她)接下来,黄洁冰不幸地因此事成为新闻红人。

专访之前向她的助理说会提起这件事,对方说陈年旧事,不提也没有人记得。结果,我还是提了。不是因为掀疮疤,而是认为从政者人生重要的一课。黄洁冰不避讳,坦然面对是件好事。

摄影阿猛说,以前採访她时,神情总是严肃,说话也很慬慎。现在的她笑容多了,轻鬆很多。显然,无论多大风雨,过去的经历使她更坚强,在政坛站得更稳更久。

关键字: 姐姐妹妹走出来黄洁冰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平台注册开户|提供各小常识|提供便捷的信息|汇集城市资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博人最终形态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地网官网app下载